当前位置:首页 » 代表工作 » 正文

广东山区建成小康社会的路径

广东建成小康社会的路径代表访谈发言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2020年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一个宏伟目标,作为经济强省的广东,怎样率先建成小康社会呢?答案是山区实现了小康,就有了广东的<span style="color:black;">全面小康。广东有<span style="color:black;">51个山区县(市),面积占全省的6成以上,人口占全省的近4成,但人均GDP仅相当于珠江三角洲平均水平的1/5,山区的发展极为关键。20121227日,17名省、市、县(区)人大代表来到 “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粤北山区始兴县,为探寻广东山区建成小康社会的路径<span style="color:black;">积极建言献

要在科学发展上做文章

雷雨明(韶关市人大代表、始兴县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

小康社会是我们古代思想家描述的一个理想的社会,我的理解是介于温饱与富裕之间的一种社会,有专家提出了十个指标,即人均GDP3000美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8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000元、恩格尔系数低于40%、城镇人均住房面积30平方米、城镇化率50%、居民家庭计算机的普及率达到20%、大学入学率达到20%、每千人医生数量为2.8人、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率达到95%以上。要实现这些标准,是需要有很多路径、措施和手段的。我认为关键要在科学发展上做文章,没有发展就没有基础,没有发展就没有积累、没有发展就没有后劲。尤其我们山区要在发展之中解决问题、解决矛盾、增强实力。具体来说,比如说交通建设,粤东、西、北的交通发展还是比较落后的,省委、省政府要加大力度,路通才能财通,始兴县因为开通了韶赣高速公路,带来了很大的发展机遇,这几年就有了变化。又比如重点项目的建设,省里面应该统筹兼顾,不能只把好的项目安排放在经济发达的地区,而在山区则转移一些发达地区淘汰下来的落后产能项目。

扶持、培育农业龙头企业

刘志强(省十一届人大代表)

我所在的茶厂,上世纪90年代初还是一家负债300多万濒临破产的企业,如今,已经发展成为拥有1.5万亩茶场、每亩产值近两万元的茶厂,生产的茶叶获得了省名优产品的称号,靠的就是走产业化、科技化的发展道路。山区要发展经济,涉及到种些什么东西、如何把它种好、种出来以后市场在哪里、如何实现利益最大化?这些问题解决好了,就能大幅度提高山区农民的收入,山区才会建成真正的有后劲、有生命力的小康社会。输血有必要,但不能长期依赖,要通过输血逐步形成自身的造血功能。建设生态韶关,是广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总体布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牺牲了工业并不是说无路可行,扶持、培育农业龙头企业就是一个有效途径。我们茶厂在形成了自己的品牌优势后,还通过技术输出,与乐昌市的10多家茶厂联营,产品基本上供不应求,茶叶的平均价格基本上是100多元/斤以上,带动了2000多户农民致富。在山区,扶持、培育农业龙头企业,仅仅靠农民的自觉、自发行为是不够的,政府作用是提供政策、创造条件、形成氛围,只有企业行为才是一种真正的市场行为,才是可持续和充满活力的发展道路。

走有限开发和永续利用的生态经济之路

李根才(省人大代表)

积极探索林业生态经济良性循环发展的路子,是山区建设小康社会的路径。一是着力恢复林区生态功能,实现森林资源的可持续增长。按照林业生态主体功能分区的要求,走有限开发和永续利用之路。二是进一步深化林权制度改革。要解决林区所有制结构单一、经济体制不活等问题,鼓励和扶持多种经济形式发展,在借鉴其他省国有林权制度改革经验的基础上,抓住我省林业的特殊性,按照生态优先的原则,充分调动承包者、经营者的积极性,保持收益不流失,确保森林资源保值增值。三是加快科技创新技术的应用。加快科技成果和实用技术的推广应用,及早实现科研成果由研究型向实用性转变,提高林业科技贡献率,为林业发展建设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四是多策并举发展林业生态经济。包括进一步优化产业机构,推动林业生态经济向林区经济转型。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努力抓好“林药”、“林菌”、“林禽”等一系列林业复合经营模式,培育一批林下经济示范基地。

做活“山”的文章

刘伟全(省人大代表)

丰富的矿产、森林、药材、旅游资源是山区四大优势资源,少量的耕地农田是山区的宝贵资源。发展山区经济,首先是深入了解本地山区所拥有的资源和优势,在“山”这个字里做文章,充分利用好山里的矿产、深林等资源,并兼顾农田的高效开发。政府要把开发四大资源作为振兴山区经济发展的突破口。采取招商引资、加大财政投入等方法,制定科学合理的发展规划,有针对性地开发采掘业、采伐业、加工制造业、旅游业。建议将珠三角地区每年财政收入增收部分的20%无偿拨给北部山区,用于发展绿色产业。对山区开发的农、林,牧田园化的工业、生态产品等,给予税收优惠。成立建设小康山区的专家组,长期规划和指导山区发展。小组由农业专家、旅游专家、规划专家和熟悉地方的专业人士组成,由省、市政府直接领导,人大代表督导,定期开会研究和落实规划。

培养山区发展亟需的人才

黄妃凤(省人大代表)

发展农村经济,需要很多有技术、懂经营的人才规模化经营现有的土地,提高农田的利用价值。应重点加强这方面的人才培训,包括种养能手和经营人才,经营人才指出的是能够引进资金和技术发展规模化农业的专业人才。还需要加强对农业生产的资金扶持力度,现行的农业银行和信用社联保政策,给予每户农民的贷款额都不大,发展小规模的农业种植和后加工尚可,如果要形成产业规模则远远不够。目前,农村的青壮劳动力大都外出务工,他们当中有很多懂技术、懂经营的人才,吸引他们回流需要政策的保障。尚未联网的社保是阻碍他们回乡建设新农村的一个因素,他们在城市多年务工所积累的社保基金,因为没有全省联网,无法接续到农村现在推行的新农保,买了等于白买。

关注山区小河流的水中生物保护

刘永东(韶关市人大代表)

韶关规划为生态发展区,需要加大对自然资源的保护,包括森林资源、野生动物资源、水生鱼类资源。根据在调研中了解的情况,山区小河流的水生物资源保护是一个空白点。山区小河流是珠江水系的上游水源,近年来,不少山区为追求短期的经济利益,在山区的小河流上建设了很多小水电站和拦河大坝,使水生鱼类资源遭到了极大的破坏,有些是人为的、灾难性的,在电站截流时候,一些不法分子在干枯的小河里电鱼、毒鱼,长期这样下去,以后这些河里就不会再有小鱼小虾了。上级有关部门应重视小河流的规划利用,同时加强小河流的日常管理,成立专业的渔政管理机构加强监管。

延长村干部任期

刘焕棠(韶关市人大代表)

要把山区建成小康社会,农村基层干部的带头作用很重要。举一个例子,一些山区农民的旧观念认为旧式泥砖房很好,冬暖夏凉,结果,前一段时间韶关下了一场冰雹就把泥砖房全砸坏了,但在我们村,都是使用耐火砖建成的楼房,损失就小很多。还有就是水利建设,由于分田到户,农田水利设施实际上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很多还是大跃进时期的产物,破旧损害严重,小旱变大旱,需要有人牵头组织维护。健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要从延长村干部任期和完善选举制度入手。目前,村干部3年任期太短了,第一年刚熟悉工作,第二年才进入正常的工作状态,第三年又要准备选举了,这样村干部难有作为。村干部的任期应该同县、镇干部一样延长到5年,让他们有时间带领群众奔小康。

加强职业教育促进山区经济发展

李少鸿(韶关市人大代表)

    应该通过加强职业教育促进山区经济社会的发展。目前,韶关市职业教育的整体布局比较好,每个县(市、区)都有一所职业教育学校,但在市区教育资源浪费现象比较严重,农民工教育基地、职业中专学校建了好几所,每所学校动辄投资上亿元,而学校的实际利用率很低,比如说在农民工教育基地学习的人就很少。建议对职业教育和中专职业教育设立一个统一管理的部门,统一规划、统一建设,防止资源浪费。可根据市场需要合理设置专业,购置专业设备,提高职业技能培训质量。职业教育不是纸上谈兵,不是蜻蜓点水式地把理论知识泛泛地学一点,而是应该给予学员很多真枪实刀的实践磨练机会,培养出来的学生才能受到用工单位的欢迎,也具备自主创业的能力。

立足生态和资源优势谋发展

谭晓健(韶关市人大代表、始兴县澄江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

我是市人大代表,同时是镇人大主席。山区乡镇要立足当地的生态和资源优势谋发展,在实现绿色崛起上大做文章。一方面要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增加农民经济收入,另一方面要构建宜居乡镇,优化农村人居环境,从而不断提升人民的幸福指数,最终达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以澄江镇为例,从2010年开始,澄江镇通过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成立了百草园中草药材种植推广中心,先后建立了中草药材苗圃科研基地以及金银花、仙草、田七三大种植示范基地。在示范基地的辐射带动下,澄江镇的中草药材年总产值达220万元,参与种植的农户也实现收入倍增。由此可见,山区乡镇发展生态农业,不仅对生态起到良好的保护作用,也有效推动了镇域经济的快速发展。

提高对山区的农副产品补贴

肖强运(始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经济基础和物质基础是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基础。粤北山区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最近又被省规划为生态发展区,也就意味着这个地区不能发展大规模的工业,无工不富、无农不稳,地区的经济发展必然受到制约。因此,省政府要切实加大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确保山区走绿色经济发展道路。用珠三角比较发达的工业和较高的财税收入弥补山区受生态发展区规划限制所承受的损失。关于山区的农业发展,突破口就是提高农产品的收购价格,省政府及有关部门要关注农副产品的价格波动,研究制定措施,确保农副产品的收购价格不低于物价的平均上涨水平,同时提高种粮补贴,把各项惠农政策落到实处,从而实现农民的增产增收。

少点形式主义的考核

谢石生(始兴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山区建设需要人才,就必须出台相应的政策招来人才、留住人才。建议省统一公务员和教育、卫生系统等机关单位的津贴,只分三类,省级、市级、县级各为一类,全省统一,否则有点技术和能力的人都想往外走。还有,上级有关部门少点在年终的时候组织开展考核,或者把这些考核合并在一起,只搞一次综合性考核。现在形形色色的考核太多了,基层干部天天围着考核转,疲于应付,根本腾不出时间去抓工作。上面千条线,下边一根针,基层干部不是孙悟空,不会七十二变,考核过多只会导致形式主义的泛滥,也有悖于中央反复强调的务实精神。建议省委、省政府清理简化各个部门的考核,为基层研究制订一个综合性的考核机制。

出路在于农副产品的深加工

吴名高(广州市越秀区人大代表)

山区的出路在哪里?在于农产品和其它副业产品的深加工,优化产业结构,延长产业链,增加产品附加值。始兴是山区。盛产磨菇、木材等。实施蘑菇深加工是一条有效的致富渠道。可以通过改进保鲜贮藏技术,让新鲜的香菇、蘑菇反季节上市。可以综合开发,搞菇罐头、蜜饯、饮料、快餐以及制作成各种“多糖胶囊”、“口服液”等医疗保健品。再说木材,我曾经在德国巴伐利亚地区参观并了解当地的木材从种植到成材的过程:通过家族生意的形式,形成林木生长、原木产出、木料初加工到最终制成木制品,产业链很长,产品质量控制得很好,与市场结合得很好,能产生较好的附加值和高利润。

制定落实科学的生态补偿机制

刘义梅(始兴县人大常委会委员)

广东是全国率先建立生态公益林补偿机制的省份,是一个创造性的贡献,从这些年的实践看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比如说补偿的金额只是按照省里划定的规划面积,超过规划面积部分就不给予补偿,没有体现全部林区对生态的贡献。还有,不同的林木的生态贡献效果是不一样的,具有不同的生态功能等级,速生桉树林就比杉树林差很多,现在是不管林木的好坏一个样。像始兴县,有天然的阔叶林、原始次生林100多万亩,现在一亩补偿18块,一条杉木的价格就上百元,省给始兴县下达的砍伐量才7万立方米不到,一方面是农民养林护林得到的经济补偿有限,另一方面是指标限制,这就很难制止林农的盗伐行为。

不要动不动就要求基层配套资金

张卫明(始兴县人大代表、太平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

    我是一名乡镇基层干部。加大对山区基础设施建设的扶持力度,尤其要减轻山区配套资金压力大的问题。现在许多基础设施的建设,包括道路、河堤等的建设都需要地方财政或者是农民去自筹一些配套资金,“搞工程要配套”几乎成了一个顺口溜,没有配套资金就拿不到项目。山区本身就穷,难以支付配套资金。比如说村道硬底化工程,山区农村多是小村庄,村民户数少,按每公里路需要自筹8万元的配套费计算,分摊到每户村民身上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根本负担不起。所以在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费上,应该给予山区更多的政策倾斜。

调动农民种植的积极性

钟万年(始兴县人大代表、马市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

山区发展要切实立足于本地区的优势,发展特色经济,不能盲目地搞一些不切合地区情况的项目,要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来实现又好又快的发展。我所在的马市镇是一个典型的农业镇,有400多年种植黄烟的历史,前几年曾出现烟叶规格、品质上不去的情况,挫伤了农民的种植积极性。这几年引进高科技手段,发展现代烟草农业,增加了农民种植烟叶的收入。针对烟叶采摘后农田闲置的现象,我们引导农民在上造种完烟叶后,下造种植杂交水稻,使全镇农业生产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现在不少外出的务工人员也返乡创业,发展现代农业生产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因地制宜做规划 实事求是定指标

王志强(始兴县人大常委会委员、经济工委主任)

要应山区的特点制定并落实长远的产业发展规划。以始兴县为例,作为生态发展区,就不能急于发展工业,搞产业转移园,否则,先污染后治理,反而得不偿失。我们要立足山区的实际,耐心地积累资源优势,最典型的就是“碳汇”,我粗略算了一笔账,按照国际通行的计费标准,过10年以后,只要国家能制订落实“碳汇交易”政策,始兴县光靠“碳汇交易”每年就能有50亿元以上的收益。产业转移园可以在有条件的地方大力推广,始兴“八山一水一分田”,能腾出多少土地搞产业转移园?农业和林业才是始兴经济发展的真正突破口。

山区要发展,文化是灵魂

陈尚福(始兴县人大代表、隘子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

深入挖掘山区文化底蕴,对山区小康建设意义重大。经济要发展,文化是灵魂。以我们隘子镇为例,我镇历史悠久,人文璀璨,有隘子“将军门”、“一门六县长”、“一家六秀才”、“舞阿妹传说”人文历史;有隘子客家山歌和红白喜事等风俗习惯民俗传统;有隘子山水、树木和温泉等自然景观。要充分挖掘利用这些历史文化、生态文化和当代群众文化,服务助推建成小康社会。我们准备组织收集整理“隘子名人录”,撰写隘子春天的山,夏天的风、秋天的叶和冬天的水四部曲文章向外推介宣传。通过文化引导,吸引外资开发,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让我们隘子这个张九龄宰相故里“山更绿、水更清、环境更优美、人民生活更丰富、更富裕”。